24k认证体验金

        笑雷子说走就走,走的幸灾乐祸,走的得意洋洋,留下姬仇忐忑的看着纪灵儿从不远处怒气冲冲的走来。

        纪灵儿快步走近,也不正面相对,先绕到姬仇身后看他道袍上的刺绣,眼见刺绣是截教的先天八卦,知道传言非虚,气急发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在纪灵儿自远处走近的这段时间姬仇已经在急切思虑应该如何冲纪灵儿解释,但思前想后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解释,只能实话实说,“姬浩然前去游说于我,只说是得你授意,我心中不快,便说已经答应加入了其他宗派,就在他逼问我加入哪一宗而我不知如何应答之时,笑雷子出面解围,只说我已答应加入截教,我若否认,就等同告知姬浩然我在骗他,无奈之下只得承认,而笑雷子有心趁火打劫,弄假成真,带了我到东山去,要与我授箓,我不愿如他所愿,便以辈分太低为由予以推辞,谁曾想他们竟然当真予我雷字辈分,我骑虎难下,便成了现今这般境遇。”

        姬仇所说皆是实情,讲述又多有条理,听得他的讲述,纪灵儿便对事情的前因后果有所了解,既恨又气,“姬浩然好大喜功,执意要来劝你,我也不便阻止,此事怨我,应该告诉他你已经默许答应,不该由得他画蛇添足,惹你厌烦,但你也有错,你讨厌他为何不直说,偏偏编出如此拙劣的借口,却被那笑雷真人钻了空子,捡了便宜。”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姬仇摇头说道。

        纪灵儿深深呼吸,平息心情,转而出言说道,“也罢,这也是造化使然,入了截教对你来说也不是坏事,炎箭宗门规森严,对门人弟子多有约束,截教有教无类,大度开明,你入截教也能多些自由。”

        见纪灵儿如此通情达理,姬仇反倒更加惶恐,“你莫要生气,我并非有心食言。”

        纪灵儿摇头说道,“不会的,此事怪我,不该放纵他去找你,惹你反感,与你添堵。”

        姬仇不知如何接口,便没有说话。

        纪灵儿转身向僻静处走去,待姬仇跟了上来,低声说道,“感应五行玄灵之人乃封印天诛的关键,姬浩然既然选投炎箭宗,炎箭宗便有义务对其扶植栽培,白日里他点名要我指点帮扶,我本已拒绝,但不知为何,父亲自镇魂大殿回来之后却让我莫要推辞,只说对姬浩然要多些关照,只要他所提要求不是非常过分,便不要令他太过难堪。”

        姬仇闻言心中一凛,“什么意思?”

        “我也不明所以,我对姬浩然多有反感,这一点父亲是知道的,”纪灵儿说道,“父亲与我说话之时其他门人弟子也在,父亲也交代他们要对姬浩然多些宽容,多些关照。”

        “在检试结束之后,盟主是隔了多久回到炎箭宗的?”姬仇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

        “父亲是午后回去的。”纪灵儿回答。

        姬仇没有再问,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毫无疑问,阐教的白云真人已经将感应五行玄灵的五个人在封印天诛的同时也会丢掉性命一事告知了包括纪怜羽在内的几位宗主,也只有知道他们命不久矣,纪怜羽才可能命令门人对姬浩然宽容迁就。

        “姬浩然明知你我心意相投,却还要指名要我教导帮扶,足见其心术不正,品行不端,”纪灵儿低声说道,“父亲慧眼如炬,理应看出他安的是什么心,我也想不通父亲为何对他如此迁就,明知有瓜田李下之嫌,却不让我疏远避嫌。”

        纪灵儿想不明白,姬仇却心知肚明,纪怜羽肯定不会将纪灵儿推进火坑,但身为即将为人族慷慨赴死的人,予以优待照顾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番话他没法儿跟纪灵儿说,不过不说心里又堵得慌,因为姬浩然实在太过分了,明知道纪灵儿跟他的关系,却仍然试图染指,什么他都可以让给姬浩然,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可以让,灵寂修为可以让,但女人不能让,这是一个男人的底限。

        见姬仇一直眉头紧锁,纪灵儿知道他心中不快,便低声说道,“此事多有蹊跷,你可记得在父亲分发灵寂丹药时白云真人曾经阻止,并问他们是否愿意为封印天诛而舍生取义?”

        姬仇歪头看了纪灵儿一眼,纪灵儿非常聪明,她也猜到了什么,只是不很确定。

        纪灵儿继续说道,“结合父亲午后与我们所说的话,我怀疑这五个感应玄灵之人在封印天诛时很可能会遭遇危险,故此父亲才会叮嘱我们对他迁就优待,而其他各宗的宗主对门人也有类似叮嘱,对感应五行玄灵之人要关心照顾。”

        姬仇此时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如果姬浩然没有对纪灵儿表现出非分之想,他绝不会想要揭穿姬浩然,但姬浩然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分了。况且姬浩然是假的,事到临头死的很可能是他而不是姬浩然。

        本想吐露实情,却又突然想到万一姬浩然检试时所用的是自己的血液而不是他的又该如何收场,虽然这种可能性极小,但还是有这种可能的,万一自己将此事揭开到最后却是自己弄错了,那因妒生恨,污蔑诽谤的罪名就坐实了,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想到此处,便没有急于吐露,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也莫要忧虑多心,虽然三昧真火是炎箭宗的绝技,但你加入截教亦无不可,”纪灵儿说到此处再度压低了声音,“你且记住,倘若有人问起,你便说姬浩然前来寻你之前,你已经知道父亲让我帮扶于他,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懂。”姬仇展颜一笑,他练成了三昧真火却不加入炎箭宗,总要给炎箭宗一个说法,而这个说法就是吃醋了,虽然事实并不是这样,但对外这是唯一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纪灵儿分明与他情意相投,纪怜羽却让纪灵儿帮扶姬浩然,他的确有吃醋的理由,一气之下加入截教,也就顺理成章了。

        “日后我与他交往可能会多一些,你莫要多心,也莫要听信流言蜚语,你要相信我对你的心意不会变。”纪灵儿大气坦然。

        姬仇比纪灵儿小好几岁,面皮薄,听她这般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红脸点头。

        “好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就要动身前往聚窟州,我也回去准备一下。”纪灵儿说道。

        姬仇再度点头,目送纪灵儿远去,方才转身回返住处。

        尚未回到住处,远远的便看到王老七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见姬仇回返,王老七急忙迎了上来,他也听到了传言,是来道喜并打听细节的。

        姬仇敷衍几句,本想打发他去,突然想起一事,低声问道,“你与那北山黄鼠交情如何?”

        “你想作甚?”王老七随口反问。

        “之前的检试我不曾参加,我想……”

        不等姬仇说完,王老七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已经选出,不可能有第六个人,况且那灵骨也不归白云子保管,他们是自别处借来的,此时怕是早已差人送回去了。”

        姬仇点了点头,他之所以想要确定自己是否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也只是想要做到心中有数,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拆穿姬浩然,不过没了灵骨,这个打算自然也就落空了。

        王老七多想了,但他并未往别处想,只当姬仇是气愤纪怜羽让纪灵儿充当姬浩然的帮扶之人,亦或是羡慕那灵寂修为,便语重心长的说道,“这条路走不通的,而今你已经加入截教,没人比截教更了解异类,你可去请教他们,此番往聚窟州去,或许可以寻得称心如意的扈从坐骑……”

        .

        .大梦山海是部参赛作品,不需要推荐票,有推荐票投给归一,多谢大家。

  http://www.24kvip.com/book/4/4460/6437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88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www.24kvip.com

24k认证体验金 | Sitemap

24k认证体验金 类似亚博的软件 现在还能买球的app 跟亚博类似的平台有哪些
在亚博输了70多万 亚博多少流水可以提现 亚博地址 亚博软件 世界杯哪个app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