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777

        纪灵儿走后,姬仇也开始洗漱准备,卯时三刻甄选就要正式开始,时间并不充裕。

        刚刚倒上洗脸水,掬水在手,却听到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这些天他已经熟悉了王老七的脚步声,便是不曾见人,也知道来人是王老七。

        这时候天还没亮,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王老七不会这么急匆匆的赶来,想到此处便甩手开门,迎了出去。

        开门时王老七恰好走到门口,正在四顾左右,鬼鬼祟祟。

        “你做什么呀?”姬仇随口问道。

        “我整整等了你一夜啊,”王老七神色焦急,“你们在屋里卿卿我我,我却在外面忍受叮咬,好不辛苦。”

        “你等我做什么?”姬仇不解。

        王老七迈步进门反手关上了房门,指着姬仇放在床边的修士衣物,“你今天也要参加感应五行玄灵之人的甄选?”

        “怎么了,你问这个做什么?”姬仇反问。

        “你只管回答我便是。”王老七急切催促。

        “我不在四大主城候选的十二人之列,应该不用吧。”姬仇摇头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王老七盯着姬仇,一脸严肃,“你且听我说,你来自云阳城,也有感应玄灵的可能,无论如何不要参加感应五行玄灵之人的甄选。”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套?”姬仇一头雾水。

        “此事说来话长,总之你不要参加甄选,”王老七正色说道,“我等你到现在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情,此事非同小可,关乎你的生死,万不可掉以轻心。”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越发疑惑,“到底出了什么事?有谁要对感应五行玄灵之人不利?”

        “那倒不是,”王老七摇头说道,“总之你不要参加甄选,即便有人强令你滴血检试,你也不要往那灵骨上滴血,只需做做样子,不见异相,你的性命便保住了。”

        见王老七神色焦急,姬仇也开始紧张,“你把话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好吧,我与你说,”王老七凑到姬仇耳畔低声说道,“昨日我去寻那北山黄鼠,自它那里得来一个消息,它前几日曾经听阐教的几个牛鼻子私密言语,只道那五个感应五行玄灵之人……”

        王老七说到此处,屋外传来了咳嗽声,听到有人在门外咳嗽,王老七急忙住口。

        “姬仇。”门外有人呼喊姬仇的名字。

        “是我小叔儿。”姬仇冲王老七低声说道。

        “他来作甚?”王老七皱眉叹气。

        姬仇没有回答王老七的话,而是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

        姬浩然已经看到屋里有人,待得发现屋里的人是王老七,便反背双手,板着脸走了进来,歪头斜视,明知故问,“你就是王老七?”

        “回道长,正是老朽。”王老七尴尬赔笑。

        姬仇知道姬浩然来做什么,便冲王老七摆手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跟我小叔有话要说。”

        姬仇已经撵人了,王老七也不便赖着不走,但他仍不放心,临走之时再度叮嘱,“我先前所说,你可一定要记在心上。”

        “你放心吧,我听你的。”姬仇点头说道。

        有姬浩然在,王老七也不便多说,唉声叹气的去了。

        不等王老七走远,姬浩然便冷哼说道,“一个饲院的杂役,如此不知尊卑。”

        姬仇知道姬浩然不喜欢王老七,便不接姬浩然的话,关上房门,插上了门栓。

        “他来做什么?”姬浩然问道。

        “没什么。”姬仇随口说道。

        “我先前听他说什么感应五行玄灵之人,你可是跟他说过什么?”姬浩然疑心生暗鬼。

        “没有,”姬仇摇头说道,“今日要进行感应五行玄灵之人的甄选,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他先前与你说过什么,为何要叮嘱你一定要记在心上?”姬浩然追问。

        “叔儿,你就别管他了,我肯定不参加甄选,即便参加,我也只是做做样子,我已经练成了三昧真火,是否入选感应玄灵之人对我也无甚用处,况且你是云阳城的少城主,不出意外的话入选之人肯定是你,不会是林平生和姬晓,更不会是我。”

        “你当真不曾对我心生怨恨?”姬浩然半信半疑。

        “没有,我对天起誓,绝对没有,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姬仇正色说道。

        “好吧,”姬浩然叹了口气,“尽管我入选的可能性最大,但你终究出自云阳城,也是姬氏血亲,亦有入选可能,你此番谦让于我,我记你个人情。”

        “叔儿,咱俩不用说这些,”姬仇摆了摆手,“对了,姬晓和林平生那里你说了没有,他们什么态度?”

        “如此私密之事,我岂能说与他们知道,”姬浩然摇头说道,“随他们去吧,若是上天真的眷顾他们,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哦,”姬仇点了点头,“你准备如何取血,以何存放?”

        姬浩然自袖中拿出一根鹅毛,“可有剪刀?”

        “有。”姬仇取了剪刀过来。

        姬浩然将那鹅毛自末端半寸处剪断,又将尾部鹅毛缠绕拧结,塞进了那较粗的一端,往茶杯里倒了些许清水,汲水试探,确可反汲保存,并不滴漏。

        “要哪根手指的鲜血?”姬仇问道。

        “左手,哪根手指都可以。”姬浩然说道。

        姬仇也不犹豫,自笸箩里找出缝纫钢针就要扎指放血。

        姬浩然抬手阻止,“不急,取的早了,恐怕凝聚,你且坐下,与我说说话。”

        听得姬浩然言语,姬仇便放下钢针,一边掬水洗脸,一边与姬浩然说话。

        实则姬浩然也没什么重要的话要跟他说,无非是一些前尘旧事,旨在提醒他做人要心存感恩,不能忘恩负义。

        姬仇知道姬浩然之所以滞留不去,是担心离开之后有人过来与他说话,泄露了此事,亦或是他临时改变了主意,但他也不说破,实则他对姬浩然并不是言听计从,也没有将姬浩然奉若圣人,他很清楚姬浩然有很多缺点,但姬浩然这些年对他的确不错,至少比其他姬家子弟对他要好。

        洗漱过后,姬仇换上了修士的衣着,正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换上了新衣服,人也精神了许多,与盟中修士无甚差别,再也不是那杂役模样。

        晋身灵虚之后,感官敏锐了许多,隐约听到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侧耳细听,应该是纪灵儿。

        “叔儿,纪灵儿来了,快点儿。”姬仇取了钢针在手,扎破手指,挤出血液。

        姬浩然哪里还敢耽搁,急忙拿出那截鹅毛,汲了几滴,藏于袖管。

        “我先走了,你可莫要与她乱说。”姬浩然有些慌乱。

        “你放心就好。”姬仇正色点头。

        姬浩然也不多说,急切开门,匆匆去了。

        片刻过后,纪灵儿来到,她在来时的路上当是遇到了姬浩然,便随口问道,“那伪君子过来作甚?”

        见纪灵儿以伪君子称呼姬浩然,姬仇有些别扭,只是瞥了她一眼,不曾接话。

        “我说错了不曾?”纪灵儿鄙夷撇嘴。

        姬仇苦笑不语。

        “好了,时辰快到了,走吧。”纪灵儿催促。

        姬仇点了点头,出门落锁,与纪灵儿前往镇魂大殿……

  http://www.24kvip.com/book/4/4460/63188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88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www.24kvip.com

24k777 | Sitemap

24k777 亚博提现要多久到账 类似于亚博的软件 亚博竞彩
亚博全网 亚博要多少流水才能提款 正规买球app排行十佳平台 亚博是什么 亚博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