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线上娱乐

        “这里可是镇魂盟,哪里来的贼?”姬仇转身走向房门。

        王老七也没有急于离去,与那妇人站在门外,看着姬仇打开了房门,见他左右张望之后面色如常,方才出言说道,“既然没事儿,我们先走了哈。”

        姬仇应了一声,进屋关门继续寻找,人肯定是没有的,他找的是老鼠,听先前的声音,应该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老鼠的嫌疑最大。

        老鼠没见找着,却见到了掉在地上的东西,是那个之前捡到的五行盘,此物他一直放在床头靠墙位置的被褥下面,不知怎地竟然掉到了地上,

        弯腰将五行盘捡起,又仔细搜过一遍,房间只有那么大,也没什么遮挡,若是真有老鼠,不会无有发现。

        有主事在,辅事本来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姬仇也乐得清闲,每日里多数时间都在房中翻阅三昧真火的秘笈,正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随着看阅次数的增多,隐晦难懂的口诀要义倒也逐渐理解了不少。

        夜深人静之时尝试研习,倒也能窥得门径。

        三日之后的午后,王老七又来了,他要出去采购一些降燥去热的药草,问姬仇要不要捎带什么东西。

        “你怎么又要出去?”姬仇歪头看他,“这时候外面可不太平,你总往外跑早晚要出事。”

        “这回是正事儿,”王老七一本正经,“可能是秋燥缘故,近段时日这些坐骑食欲不佳,喂食总有剩余,各宗派的修士都催我出去买些降燥药草回来。”

        姬仇也没往心里去,随口问道,“这几天我没怎么出门儿,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没有?”

        “哪个外面?”王老七反问。

        “当然是盟里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姬仇说道,“对了,外面的事情你知道吗,知道也说说。”

        “四大主城的人好像都到齐了,纪灵儿又得了一只坐骑,听说是只幼鹤,不过我没见着,应该是养在屋里了,”王老七说道,“至于外面还是那样儿,逆血卫士到处肆虐,人都躲起来了,想买些用物也越来越难了,再过些时日,怕是有钱也买不到了。”

        “哦。”姬仇随口应了一声。

        “你当真不用捎带些什么东西?”王老七又问。

        姬仇知道王老七来做什么,自被褥下面拿出钱袋,拿了几块碎银子扔了过去,“省着点儿用。”

        王老七扬手接住,道谢过后欢天喜地的去了。

        王老七走后,姬仇也起身离开了住处,身为辅事,总不露面也不好。

        自饲院和其他三处分院走了一圈儿,顺便儿检查了一下各处坐骑的情况,正如王老七所说,这些坐骑貌似胃口都不太好,投喂的食物都剩下不少。

        坐骑的主人比饲院的杂役更关心自己的坐骑,发现坐骑胃口不好便试图查找原因,但食物都是新鲜的,饮水也每日更换,寻来找去,最后也只能归咎于天气,初秋时节的中午比夏日的中午更要炎热,坐骑胃口不好很可能是因为燥热所致。

        日落之前,王老七回来了,为姬仇捎了些酒食。

        由于王老七带回的酒食比较粗劣,姬仇便没有给姬浩然等人送过去,待饲院众人忙完之后,想要寻王老七一起吃酒,却寻不到王老七。

        等了良久不见王老七回来,便回到自己的住处,侧卧在床,打开纸包,取了卤食来吃。

        二更时分,王老七来了,是跑来的,脸色非常难看,心神不宁,欲言又止。

        “出了什么事?”姬仇问道。

        王老七没有立刻接话,犹豫良久方才低声说道,“坏事了,我可能闯了大祸了。”

        姬仇原本是躺在床上的,听得王老七言语,急忙挺身坐起,“怎么了?”

        王老七忐忑的说道,“我白日里外出采买了去火降燥的穿心莲和金银花,傍晚投入饮水,喂给那些坐骑喝了。”

        “买错药了?”姬仇追问。

        王老七摇头说道,“那倒不曾,这两味草药都是对症的,但是先前帮掌灶的胡二掏灰,我自灶下的草木灰中闻到了酸腥的气味,如果我不曾闻错的话,应该是有人自灶下焚烧了乌头茎叶。”

        姬仇不懂药理,只得追问道,“乌头是什么?你把话说完,不要吞吞吐吐。”

        “乌头是一味祛风回阳的草药,以根入药,原本也是无毒的,但是此物入体之后药效会残留半个月,在此期间如果遇到穿心莲和牛筋草就会生成奇毒,”王老七说到此处抬手环指,“我先前上山看过,山中牛筋草随处可见,这满山的坐骑想必大部分都已经中毒了。”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瞬时惊出一身冷汗,“那你还跑我这儿来干嘛,赶紧想办法救治啊,你若是将修士们的坐骑给毒死了,他们能活剥了你。”

        “死倒是不会死,”王老七摇头说道,“牛筋草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会中和毒性,但它又有缩筋回络之效,会令得那些坐骑抽筋麻痹,不得升空飞翔。”

        王老七说完,姬仇匆忙下地,“糟了,有人要偷袭镇魂盟,他们暗中下毒为的就是令这些坐骑不得升空,令修士没有坐骑驾驭,走走走,快去跟扈大娘和天相子说,”

        “那些鸟兽现在还没有症状,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多虑了,”王老七犹豫,“实则我也不确定灶下草木灰中的酸腥之气就是乌头,万一不是,不但虚惊一场,还会落下埋怨。”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怕落埋怨,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姬仇拉着王老七出门,“事关重大,不能藏着掖着,真出事儿就完了。”

        王老七有顾虑,不愿去,“要不还是看看再说吧,兴许只是巧合。”

        “不能心存侥幸,”姬仇摇头说道,“此事也不能怪你,凶手另有其人。”

        “还是再等……”王老七话说一半就停了下来。

        见王老七突然止步,姬仇转身想要催促,结果转身之后却发现王老七一脸震惊的看着西方天际。

        姬仇循着王老七的视线歪头西望,却发现西方天际出现了大片乌云,定睛再看,这哪里是什么乌云,分明是一群背生双翼的怪物,数量众多,黑压压的一片,而它们的移动轨迹正是镇魂盟所在区域。

        “怎么办?”王老七惊恐的看向姬仇。

        姬仇没有理他,强定心神,高喊示警,“敌人来袭……”

  http://www.24kvip.com/book/4/4460/55964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88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www.24kvip.com

24k线上娱乐 | Sitemap

24k线上娱乐 亚博365 求个亚博网站 2018世界杯买球
亚博正式官网 外围买球的app 篮球世界杯买球软件 如何成为亚博代理 世界杯下载什么软件可以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