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vip

        见到纪灵儿,姬仇很是吃惊,“你怎么来了?”

        纪灵儿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也不进门,只在门口说话,“你为何信口开河,毁我清誉?”

        “什么?我毁你清誉?什么意思?”姬仇疑惑错愕。

        “今日在南山,你信口雌黄,只道青鸾子与你为难也是因为倾心于我,因妒生恨,”纪灵儿怒气冲冲,“又道只因你救了我,镇魂盟上下都仇视于你。”

        听纪灵儿这般说,姬仇这才明白她为何生气,收回视线,继续数钱,“你过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些?”

        见姬仇并无悔意,纪灵儿越发生气,“盟中本就对你我相处的那些天多有非议,你不避讳也就罢了,为何高声呼喊,引人猜忌?”

        姬仇早些时候刚被姬浩然训了一通,此番又被纪灵儿登门问责,心情大坏,“我已经尽量与你保持距离了,你还想怎样?”

        “哪个让你保持距离?”纪灵儿气恼追问。

        “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姬仇抬头看向纪灵儿,“包括令尊。”

        纪灵儿叹气过后出言说道,“父亲传你绝学,又留你在盟中并妥善安置,哪里对你不住?”

        “绝学?三昧真火连他自己都未能……”

        姬仇尚未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了姬浩然的声音,“姬仇,与纪姑娘说话怎得如此无礼?!”

        听到姬浩然的声音,姬仇自床边站了起来,正准备收拾床上的银钱,姬浩然已经来到门口,先是气怒的瞅了他一眼,然后换了一副和善笑脸,冲纪灵儿拱手见礼,“纪姑娘,在下姬浩然,乃云阳城少城主,此番乃是受福元,律元,灵元三位真人遴选而至,与诸位同担重责,共拒强敌。”

        姬浩然出现的很是突然,纪灵儿多有意外,碍于礼数,抬手还礼,“见过姬公子。”

        姬浩然指着姬仇冲纪灵儿说道,“姬仇无有双亲,缺少教养,言语莽撞,行为粗鄙,冲撞了姑娘,我代他向你赔罪了。”

        纪灵儿心中多有不耐,冷冷说道,“姬公子言重了。”

        姬浩然又道,“早些时候偶遇姑娘落水,我等众人以身涉险引走蛇蟒,由姬仇下水施救,所幸姑娘福缘深厚,终得化险为夷。”

        “哦。”纪灵儿看了看姬仇,又看了看姬浩然,见后者无心离去,只得先行退走,“姬公子请便,我先去了。”

        见纪灵儿对自己反应冷淡,姬浩然多有失落,强颜抬手,“纪姑娘慢走。”

        纪灵儿又瞅了姬仇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姬浩然一直目送纪灵儿离开,待纪灵儿走远方才收回视线迈步进屋,此时那些银钱还摆在床上,姬浩然便指着银钱冲姬仇发问,“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银钱?”

        “神道宗送我的,”姬仇将房中唯一的椅子拉了过来,请姬浩然坐下,“叔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姬仇撩动衣摆坐了下来,“你也别怪我早些时候责怪你,你是云阳子弟,出门之后定要谨言慎行,可不能折了云阳城的颜面。”

        “嗯,”姬仇为姬浩然倒水,“叔儿,你们这一路上还顺利吗?”

        “顺利甚么,若是顺利也不会来的这般迟,”姬浩然一脸哭丧,“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途中屡遭磨难,举步维艰,也亏得我虑事周全,应对机敏,如若不然怕是要死在路上了。”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姬仇将水杯递给姬浩然。

        姬浩然接过水杯,环视小屋不见有其他杯盏,被将水杯放下,不曾饮用,“你先前与纪姑娘因何争吵?”

        “她怪我早些时候高声呼喊,引人非议,坏了她的名声。”

        “我听说纪怜羽将炎箭宗的三昧真火传授给了你,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姬浩然问道。

        “确有此事。”姬仇点了点头。

        姬仇言罢,姬浩然面露神往,“你可真是得了天大的造化,那三昧真火玄奇非常,乃世间火属心法之最,有脱胎换骨之效,有超凡入圣之功。”

        “什么功不功的,”姬仇苦笑摆手,“连盟主自己都不曾练成,我又如何练的成?”

        “是口诀晦涩难懂,还是修炼之法多有难阻?”姬浩然问道。

        “那口诀彷如天书一般,前言不接后语,连口诀都看不懂,又如何能够修炼。”姬仇随口说道。

        姬浩然干咳两声,“什么口诀如此玄异?能否与我一观,也容我开开眼界,若能有所感悟也可为你指点一二。”

        听得姬浩然言语,姬仇自怀中拿出了纪怜羽誊抄的三昧真火秘籍递给了他,“送你了。”

        “啊?!”姬浩然连连摇头,“那可使不得,这是盟主所赐,你岂能转赠他人,我只看上几眼,开开眼界也就罢了。”

        “也是,”姬仇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口诀的字数不多,篇幅也不长,我这里有文房纸笔,你且誊抄了去。”

        “不好吧。”姬浩然推辞。

        “没什么大碍。”姬仇取了纸笔过来,交给了姬浩然。

        姬浩然伸手接过,铺展誊抄。

        姬仇走到门口,为姬浩然把风。

        “叔儿,你们来了之后再做什么?”姬仇随口问道。

        “不太清楚,”姬浩然随口说道,“来时的途中我们曾经遇到明珠城的几位子弟,他们也是被选拔出来的,听他们说镇魂盟要在入选之人中再选出几人,授以大道,对抗天诛。”

        “镇魂盟有很多修士,他们为什么不从这些修士中选拔?”姬仇又问。

        “我如何能够知道。”姬浩然说道。

        “叔儿,你说……”

        姬浩然打断了姬仇的话,“你不要与我说话了,分我心神,万一抄错了字句,岂不坏事?”

        听姬浩然这般说,姬仇便不再与他说话了,他所居住的木屋并不偏僻,远处有人走动,担心别人自远处看到姬浩然,姬仇便关上了房门,自门外坐了。

        刚坐下不久,王老七来了,贼头贼脑,鬼鬼祟祟。

        见到王老七,姬仇就仿佛见到了瘟神一般,不等他走近就摆手驱赶,“你怎么又来了,快走,快走。”

        “嘿嘿,我要往外面去,你可要捎带什么东西?”王老七讪笑走近。

        “不用,不用。”姬仇再度摆手。

        “还是捎带些吧,出去一趟不容易。”王老七说道。

        “说了不用,快滚。”姬仇抬高了声调。

        王老七此番过来是想借钱的,但姬仇白日里所得的银钱都在屋里,而这时候姬浩然也在屋里,他自然不会进去拿钱,连番驱赶,王老七磨蹭一阵儿,只得怏怏的去了。

        王老七走后,姬仇又坐回了原处。

        “姬仇,这秘籍共有多少页?”屋里传来了姬浩然的声音。

        “不知道,没数过。”姬仇回答。

        “你都看完了吗?”姬浩然又问。

        “乱翻了几遍,不明就里。”姬仇回答。

        姬浩然没有再问。

        午后困乏,不多时,姬仇就睡了过去,半睡半醒之间隐约听到纸张撕裂的声音,只当姬浩然在撕纸重抄,也不曾在意。

        不知过了多久,姬浩然开么而出。

        姬仇被开门声惊醒,朦胧起身,“叔儿。”

        “原本就在桌上,你好生收着,”姬浩然冲姬仇说道,“回屋睡吧,我先走了。”

        “哦。”姬仇打了个哈欠。

        “床上的银钱我借用一些,回去再还你。”姬浩然又道。

        “没事,没事,给你就是。”姬仇随口说道。

        姬浩然不再说话,四顾无人,急匆匆的去了……

  http://www.24kvip.com/book/4/4460/52810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88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www.24kvip.com

24kvip | Sitemap

24kvip 亚博920 亚博网址号是多少 nba买球在哪个网站
zippo亚博版 外围买球技巧 亚博代理狗 澳门亚博 有多少人赌亚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