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88电子游戏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嫌弃的瞅了他一眼,“对,你是高手,你是把人医死的高手。”

        “你怎么和笑雷真人一个德行,”王老七尴尬讪笑,“我说过了,那事儿不怪我,老高本已病入膏肓,其他人不敢伸手,又要略尽人事,便寻了我去,死马当作活马医……”

        不等王老七说完,姬仇便转身向南山走去。王老七年老体衰,走不快,跟在后面连喊‘走慢些。’

        南山是神道宗的居所,神道宗人数较多,坐骑也多,阳坡和阴坡都有,王老七带着姬仇自山中行走,与此同时向他讲说哪只飞禽是何人的坐骑,其脾性又是如何,由于坐骑太多,姬仇也记不住,好在他是饲院的辅事,也不需要亲自投喂照料这些飞禽,便是一时记不详实也无所谓。

        到得南山阳面儿,姬仇居高远眺,进山的路上只有几个砍柴的樵夫,并不见姬浩然等人。

        不见姬浩然,姬仇又抬头看天,估算时辰,此时是巳时三刻,自山中转上一圈儿大致需要一个时辰。

        回到饲院,正是吃饭的时间,镇魂盟有庖院,负责所有修士和杂役的饭食,但饲院例外,由于有些修士的坐骑需要进食熟食,饲院便有一个自己的小厨房,沾了那些禽兽的光,饲院的饭食油水很足。

        不过尊卑主次得分清楚,最好的肉食都要留给那些坐骑,它们跟随主人浴血奋战,理应受到优待,饲院的杂役们吃的是投喂之后剩下的肉糜肉汤。

        打饭的时候饲院的杂役都聚在一起,人最全,扈大娘也来了,再次向所有人介绍姬仇,扈大娘话不多,三言两语,命众人以后要听从姬仇的号令,也多多帮助他,以便于他能够尽快熟悉职事。

        扈大娘说完就带着饭食离开了,扈大娘常年吃素,饭食很是轻淡。

        余下众人自饭堂吃饭,虽然同为杂役,但姬仇的饭食比别的杂役要多根肉骨头,他初来乍到,也不明白其中缘由,由于跟王老七相对熟识,坐下之后便询问缘由。

        王老七只道这是规矩,主事和辅事的饭食一直比其他杂役要好。

        姬仇环顾左右,发现饭堂正中的那张桌子上放着一个偌大的铜盆,盆里装的都是肉骨头,桌子周围围聚着六七个杂役,正在大快朵颐,为首的一人约莫三十上下,肥头大耳,手里抓着酒壶,一边喝酒吃肉,一边高声喧哗。

        见姬仇转头回顾,王老七偷偷拽了他一把,待姬仇回头,王老七冲他摇了摇头。

        “嗯?”姬仇不明所以。

        “别去招惹他们。”王老七小声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姬仇低声问道。

        “那个胖子名叫朱大昌,是神道宗宗主朱云平的远亲,平日里狐假虎威,横行惯了。”王老七说道。

        “扈大娘为何不管?”姬仇追问。

        “她哪里管得了这么许多,”王老七说道,“这内务堂的杂役有很多都与各大宗派的修士们有亲戚关系,老扈投鼠忌器,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姬仇没有接话,再度转头看向那些人,那朱大昌发现姬仇在看他们却不以为然,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越发放肆,猜拳饮酒,吆喝聒噪,。

        其他杂役貌似已经习惯了他们这种嚣张跋扈的行径,只是低头吃饭,无人出面制止。

        姬仇也没有制止,他初来乍到,还不曾站稳脚跟,哪怕朱大昌等人明摆着是在挑衅他,给他下马威,他也只能暂时忍耐。

        见王老七一直盯着自己碗里那块肉骨头,姬仇便将那块骨头夹到了他的碗里。

        王老七连忙推辞,不过几番推让之后还是受了,腆着脸冲姬仇道谢。

        喂食一般是在清晨和日落时分,午后无事,姬仇便在自己房间闭目养神,此时乃夏秋时节,天气酷热,不过山中多有树木,还算清凉。

        睡不着,便拿出了那本三昧真火的秘笈再度翻看,这本秘笈乃是纪怜羽手抄影本,只有口诀,并无注解,姬仇虽然粗通五行练气之法,但这本三昧真火对他而言还是太过深奥了,生涩隐晦,好生难懂,唯一能看懂的就是三昧真火共有九重,练到第九重时可以超越金仙,晋身准圣境界。

        看的头大,便不看了,他身上还有一件事物,是来时的途中自义庄棺材里得来的那个掌心大小的圆盘,此物他一直随身携带,也知道铜盘的三环是开启机关,这个铜盘里肯定藏着什么东西,只是不得其要,难能开启。

        就在姬仇拿着铜盘出神发愣之时,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吵闹声,侧耳细听,貌似是有人在打架。

        姬仇闻声起身,他所住的地方是单独的一个小木屋,而声音是自杂役居住的大院子里传来的,大院距他所住的木屋有百步远近,隐约可以听到有人在谩骂呼喊,有人在连声求饶。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但求饶之人的声音他却很是熟悉,不是旁人,正是早些时候陪他到处去的兽医王老七。

        听得王老七负痛求饶,姬仇急忙向大院跑去,进门之后只发现王老七已经被人打翻在地,四五个杂役围着他又踢又踹,那朱大昌则站在一旁,大骂王老七人坏嘴馋,偷盗肉食,而王老七则蜷缩抱头,解释叫屈,求饶不止。

        此时饲院的杂役都在远处观望,无人上前制止,见此情形,姬仇立刻明白朱大昌等人这是在杀鸡骇猴,想要趁他立足未稳,给他来个下马威,而他们之所以选择王老七下手,乃是因为王老七上午一直陪着他到处去。

        见姬仇来到,朱大昌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嚣张,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姬仇,与此同时高声呼喝,“给我狠狠的打,不懂规矩的老东西,那肉也是你吃的么?”

        姬仇刚来饲院,本不想惹是生非,但对方并不给他站稳脚跟的机会,饲院所有杂役都知道上午是王老七陪着他,向他介绍差事,此番朱大昌等人殴打王老七,傻子也知道是冲他来的。

        “别打了。”姬仇高喊制止。

        但朱大昌等人对他的呼喊置若罔闻,不但没有停手,反而再下重手,打的王老七口鼻流血。

        “你们凭什么打他?”姬仇大步上前。

        “这老东西不守规矩,偷吃喂鹰的骨肉。”朱大昌鼻孔朝天。

        “那块肉是我给他的。”姬仇高声说道。

        “那便是你偷吃的,你身为辅事,竟然馋嘴偷吃?”朱大昌倒打一耙。

        见对方恶毒卑劣,其心可诛,姬仇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上前拖拽,而是转身向庖厨走去,那里有很多砍剁骨头的砧板,每块砧板上都有一把剁骨刀。

        见姬仇拿了一把剁骨刀回来,朱大昌面露惊惑,“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姬仇不说话,继续向他靠近。

        “小东西,你想砍我不成?!”朱大昌色厉内荏。

        姬仇仍不说话,径直向他走去。

        朱大昌本能的想退后躲闪,但饲院众人都在围观,他也不能露怯,只得强冲硬汉,指着自己的脑袋大声说道,“来,来,来,有种你就砍,往这儿砍!”

        姬仇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满足了朱大昌的要求。

        “啊……”

  http://www.24kvip.com/book/4/4460/4899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88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www.24kvip.com

24K88电子游戏 | Sitemap

24K88电子游戏 亚博全网 亚博这个平台靠谱吗贴吧 亚博平台可靠吗
亚博老虎机真的假的 世界杯买球怎么买比分 亚博网站送打火机 最大的买球app 亚博和365哪个平台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