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24k88

        也许是特殊的人格魅力,也许是得不到的在骚动,决定举办年会的常东,第一个想到的却是李子七。

        但他的理智告诉他,还是算了吧。

        年会那天倪语肯定会来,林纾雪也不会缺席,再把李子七喊来……

        嚯,这是嫌年会太冷清,要凑一桌麻将,热闹热闹吗?

        不喊吧,会不会太憋屈了?

        哪怕自持冷静的常东,也不得不承认,这场做空,五百亿收入,令他心态有些膨胀!

        倪语、林纾雪同桌进餐场面,更是令他感触良多。

        这让他在悄无声息中,生出了更多非分之想。

        他意识到这样不好,但总是抑制不住的去想,内心世界可以说,完全处于一个动态矛盾之中。

        其之芜杂,不足为外人的道也!

        ……

        ……

        从18号公开露面之后,常东便陷入了忙碌之中。

        忙的不是公司事,而是人际关系。

        公司事,他早有准备,他被带走的四天,虽然人心惶惶,但对于大局影响并不大。

        很多基层员工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但人际关系,他不得不处理。

        刚回来第一天,他还能用“心神俱疲”拒绝社交。

        现在已经公开露面了,再不回应人际关系,只会给人“刚愎自负”、“目空无人”等等负面印象。

        这对他未来发展,不好。

        做空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

        他也没有成长为顶级巨鳄,可以随意以货币为狩猎目标。

        实际上,即便是以货币为狩猎目标的对冲基金,也是由无数寡头成员构成。

        单枪匹马想挑战一国货币,要么目标太小,食之无味;要么目标太硬,头破血流!

        最重要的是,五百亿收入很多,但放眼世界,不,仅仅就诸夏而言,也就是最拔尖的那两三家民营企业年净利润而已。

        至于国营企业,更是没法比,完全就不在一个量级。

        因此五百亿很夸张,但那也得看参照系是谁?

        当然了,这么说,也有点妄自菲薄。

        换个角度想想,五百亿,其实确实十分夸张。

        即便是最拔尖的那几家民营企业,每年能赚到五百亿净利润,最终也是分账也并非落到一人头上。

        考虑到背后复杂的股东结构。

        这笔钱,最终恐怕也要经过数十次,乃是数百次分割。

        这跟常东一人吃独食,根本没法比!

        因此手握五百亿的常东,成了香饽饽。

        而他恢复社交的第一个战场,却是北山会。

        ……

        燕京,梅府家宴。

        这个陶鹏请过客,赵富贵做过庄的低调饭店,今天再次迎来一位重量级人物——常东。

        当梅府家宴接到常东的订餐电话之时,这场饭局立即成为饭店第一序列优先照顾对象。

        所以当北山会成员齐聚于此之时,立即受到了最高规格的接待。

        作为东道主,常东早早赶来。

        不过,他没有久等,北山会成员几乎一个不拉,全部提前半个小时来了。

        这整齐划一的提前,差点搞崩了梅府家宴。

        辛亏他们早有预案,提前一个小时准备菜肴,不然,还真有可能跟不上这群“不守时”的客人。

        在梅府东厢房,常东笑呵呵的接待着北山会成员。

        恭喜,成了高频词!

        同喜,紧随其后!

        常东一双双手握过,素来没多少洁癖的他,也都有点洁癖。

        好在这里充分考虑到餐前卫生,有热毛巾,不然单独借故洗手,还真有点出格。

        等到人齐,主宾落座之时,殷怀书突然拍着旁边座椅道:“常老弟,来来来,这坐这坐。”

        这一声招呼,令饭桌众人一怔,随即恍然大悟。

        本来习惯性坐在殷怀书身旁的山海集团董事长吴达,更是连忙招呼起来:“对对对,常东,来来来,这坐,这坐。”

        “不用不用。”常东连连摆手。

        “哎哎,叫你坐,你就坐嘛!”

        “是啊,年轻身体棒,好好陪老大哥喝两杯。”

        “你啊,跟大家伙客气了是不是?”

        一大桌人纷纷劝诫起来。

        还有人干脆过来揽住他的肩头,将他往上席推去。

        在热热闹闹的让座中,常东恭敬不如从命,坐到了殷怀书的左手边。

        诸夏喜庆左为尊,凶伤右为尊。

        这一屁股坐下,坐的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座位,而是北山会的地位!

        当常东解开西装纽扣,一屁股坐下,抬头扫视偌大餐桌的刹那间,哪怕平时不怎么在乎座次的他,这一刻,精神忽然也有些恍惚。

        这一眼扫去,满桌尽染霜,谈笑皆豪族。

        蜂拥而来的目光,令他内心止不住的滂湃。

        他终于意识到,不是他不在乎座次,是因为他在乎了,也没办法!

        所以只能不在乎!

        当他真的坐上去,这种感觉……简直犹如酷暑饮冰,双透脊尾!

        殊不知,这一刻,满桌人看向坐在白发苍苍殷怀书旁边的常东,心神皆抑制不住飘忽。

        几乎下意识生出几分落寞之感。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尤其是坐在殷怀书右手边第三位的赵富贵,表情愈发复杂。

        前几个月,还是他卖力提携常东;

        谁知,今日人家已经坐在他前面,其中滋味之复杂,一言难尽啊!

        酒席开席前,殷怀书忽然道:“今天常老弟做东,得按照常老弟的规矩,来,手机先吃,拍张照!”

        “哈哈,对对对!是这个理。”

        众人大笑,纷纷赞同。

        只是不同的是,上一次拍照,是常东借他们的势;这一次,却是他们蹭了常东的光!

        这张照片一出,所有人都将知道北山会出了一位铁血悍将!

        拍照完毕,诸多大佬,自然不会歪头发朋友圈微博。

        老规矩,殷怀书起头,说几句吉祥话,道一眼目的,大家一起走一杯。

        一杯过后,众人怂恿常东说话。

        “今儿常老弟做东,必须得说两句。”

        “没错。”

        常东让座时扭扭捏捏像极了大姑娘,此时被怂恿讲话,反倒大方起来。

        他大大方方端着酒杯站起来道:“承蒙兄弟们厚爱,我就说两句助助兴,说不好,大家海涵,海涵啊!”

        “没事,都是自家人。”

        大家宽慰,一双双眼睛紧紧盯了过来。

        所有人都想知道,在这样场合,常东会说出什么话来。

  http://www.24kvip.com/book/4/4174/4271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88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www.24kvip.com

游戏24k88 | Sitemap

游戏24k88 亚博竞猜 亚博ag平台输了好多钱 正规买球app排行
哪个平台可以买球 亚博个人娱乐中心小娱乐 外围正规买球app 买球哪个网站平台 亚博网投平台